L
L

重温经典的结果就是再度被震撼………



一直知道曾经的曾经,在香港红磡有过中国内地摇滚的精彩演出,但是始终没有看过视频。前一阵发现T同学不知从哪挂到,今天传来花了一个半小时正儿八经聆听一遍,其间麻手麻脚数次,意犹未尽…….

从来都有一种感觉,自己错过了很多令人神往的时代,虽然我85年的身份在现在这个环境中提名肯定够得上正数三甲,但还是有些遗憾自己为什么没能早降生个十年八年的,生在那个现在看来是那么五彩缤纷的世界中,如是那样,可能我也就不会天天在实验室哀叹生命的无聊了,当然也可能会更加的无聊,不过那也会是怀疑人生的无聊,而不是麻木人生的无聊………

幼儿园和小学就不算了,太幼稚,那种程度的人生观和大脑发育确保了我无论生在何时都不会有更高的追求,而且实际看来,上小学后及时的鬼混在游戏机厅,亲身经历一系列街机经典之作,附带见证无数以大欺小、抽烟酗酒、小偷小摸、暴力抢币、唯利奸商、街头混混、逃课撒谎……我想我的小学生涯应该算是过的很丰富了,特别是还是在始终披着好学生的羊皮下,混的也够得上风生水起了……..

初中虽然自己还是继续了丰富生活的轨迹,成为了街头PS店最早的一批支持者,并且由于客观原因与时俱进的消化吸收了温州洗头房等词的深刻内含(当年繁荣的PS店,与更加繁荣的洗头房一起混杂在同一条街两侧。所以,当时的情况是,包括我在内的几个初中生,从XX街一头大摇大摆走入,一边看着道路两侧三三两两身着暴露、白花花大腿的小姐,一边兴致高昂的讨论着昨天刚玩的PS游戏,在对对方游戏水平的相互鄙视中,华丽的拐入了随机选择的PS店,埋头苦玩,两耳不闻窗外事,视满街小姐与无物。对待肉体诱惑能淡然到那程度,现在自己看来都是一种现象级表现,可见,要定义一个人纯洁与否,单单看他是不是看片,看书,看图是不对的,凡事不能一棍打死…..)。初中的生活看起来也还可以,可正是从初中开始,隐隐有些觉得自己的前辈们,那些未曾谋面的学长们,他们横行天下的传说,让人时不时的觉得,生活虽好,可是有些过于平淡了……初中的时候学校管理很严,历来的中国特色,每一个学校,都要有一个肥头大耳的腐败校长、一个干瘦的二把手、一个凶悍的教导主任、再加上无数变态的与弱智的老师,和我们这一群沉默的羔羊…….越是长年的压迫,就越有不灭的传说散播开来。初中的时候,从老师和高年级的同学嘴里得知,其实在我们之前许多年的时候,学校的学生是很野的,现在这些天天骑在我们头上的教兽,当年都有被人掀翻在地的时候。很清楚的记得,教导主任脖子上有个好长的刀疤,英语老师自暴当年被众学生围堵在校外某小巷….,历史老师透露当年她还坐在教室里上课那会,台上老师一个转头,N个学生就从窗子跳出去不知所踪了..,曾经有学生校外一语不合群殴司机,有狗男女校园搞奸情晚上被体育老师追的翻墙而逃,随后那个墙在老师翻的时候及时的与地面融为一体…….好像在现在看来,这些所谓的前辈所为,只不过是目无法纪而已,但他们至少通过这种现在看来不合法又不合理的方式,表达出了自己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以一个初中生所能达到的思想高度…………

高中,也混网吧,1.3时加入CS行列,也算得上不迟了,不过感觉到了高中,不知不觉,自己的生活就被周围人所左右了,高考的大山,不论你是级部第一,还是倒数第一,都是躲不过的。那些所谓的无所谓的高中生,虽然看来自暴自弃,自我放逐,可真正的不把高考,大学,分数放在眼里的,我还真没见过几个,见得多的,不过是那种故作无事,追求不到就转而破坏的无能之辈而已…..在高中生中流传的神话,自然的与高考是分不开来了…..那时让我向往的,自然也就变成了我们市,市一中,那些已被后辈学生无数次放大再放大、重塑再重塑的学习天才们,不断涌现的年代…..当年我读的高中,从我去时,就已经一直在走下坡路,而且是无可挽回的…..虽然说老师决定不了一个天才的成生,可却能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一堆庸才的轨迹,所以说,在那些平均文化水平专科的老师带领下,有这样的下场也是很正常的………学校不成气候,清华北大近乎绝迹,越是能衬托出当年那诞生文理状元的辉煌…..以高中的标准,对一个学生的最高评价,就是学习时间趋近无穷小,考试分数趋近无穷高。这也就直接导致我到了大学之后十分不适应大学的评判标准,大家一股脑的往自习室跑,你一小时我两小时,你两小时我通宵,仿佛只要有分数就可以了,至于分数之前的时间,已经没有人管,这也就造成了大学庸人往往排名靠前的最直接原因,只能说,好悲哀了……….

大学,我觉得我说得上能混的,也只有宿舍了,现在想想在大学阶段,好像什么都没有过,大脑空空的就过去了,在这个本应最华丽的时期,人生突然就变成了一页平淡无奇的白纸……这个学期一直有参加鲍老师的传统文化班,对于这个班,其实讲什么对于我都无所谓,在我看来,对我更有吸引力的,就是鲍老师所描述的她所经历的本科时期,虽然对此说的并不是很多,只偶尔的提过几次,可我还是觉得那个时代是如此光彩,八十年代尾巴上的大学生活,充斥着叔本华、尼采、海德格尔、弗洛伊德…….气功、宗教、信仰,无论是什么,都是自我思想的表达,以各种不同的,自由的方式………

学校,其实不过是个相对独立的小社会,这个时代的校园什么模样,这个时代的社会就是什么模样………八十年代的中国,西方强势的文化思潮的蜂拥而至,先锋浪潮前浪未息而后浪竞起,层浪相叠,展示了中国当代文坛最为壮丽的群体探索景观。在这群人中,我们可以看到最早喊出“我不相信”的朦胧诗人群;可以看到泥沙俱下的“第三代”诗人;当然,在成就最突出的小说领域,还有号称当代文学“五绝”的南帝苏童、北丐洪峰、东邪余华、西毒马原、中神通格非;以及其他如孙甘露、海子等等。这是一个黄金时代,这里有无数新的开创、新的背叛和新的先锋,极度的自由导致极度的散漫和泛滥,但不论怎样,八十年代未九十年代初人们受到的思想上的冲击,是我们现在无论怎么样都想不到的,现在淡出我们视线的一批人,曾经无比辉煌的一批人,他们的幸福之处,就在于他们真实的感受到了那个时代。而现在的新世纪是个什么样子呢,我无法呐喊我的人生,没有时间去探讨存在的意义,很难想像,现在所谓的追求,在许多年前看来,能算是个什么东西,房子,车子,钞票,工作,户口,这个时代多了很多东西,可是有些最重要的却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