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L

I know this feeling

在与Anna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北京总有些特别的意义在里面。第一次紧张而又有些羞涩的出游,和暂时分别前最后一次的幸福接触都发生在那里,只让我现在回想起来好怀念….

感觉没摸电脑好久,抓紧在今天的幸福感把之前的幸福感覆盖之前,好好记录一下当时的心情

上周的北京去得有些仓促,秉承了我一惯的又着急又不急的纠结风格,很想和Anna同行而安排不开,只得自己在动车上无聊了一路,还好其中有分点时间解决了下住宿的问题,虽然解决的很是失败….

下车后风风火火的办事到五点,赶去南站,惯例买好地铁票,出站口等待。算上最最初的济南机场,这是第三次接Anna了,每一次的感觉都有所不同。从最初的陌生,到后来的羞涩为主,到现在的充满期盼,见不到面时的孤独感越来越强烈,也越来越不想把这种感觉藏在心里…..

照旧还是先办事情后两人世界,一如整个恋爱的主导思想,现在辛苦一点点,也是为了以后能更幸福的在一起中途与中介吃饭,突然发现自己现在有些不自觉的对与Anna在一起的同性有点点的排斥感,虽然也知道吃饭本身是出于正常考虑很自然合理的事情,可我想这应该算是人性的本能吧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事情,此类占有欲和大脑有意识的部分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太想和Anna在一起了吧,我觉得我的潜意识已经足够回答现在我对你的感情有多深~不过自我感觉良好的认为我这应该不能被归于小心眼行为,至多也就是吃了口莫名其妙的醋而已….无视无视

晚上入住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碰上个不靠谱的旅店,就是这么的影响效率。还好这点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心情,还是交替洗漱,然后一起看武林外传。坐在床上看到Anna换上的睡衣,突然一瞬间有一种家一般的感觉,不知这个想法说出来会不会感觉有点可笑,可我当时真是想五块钱把小本一领得了,还用谈么,这种感觉把一切都说明的那么清楚……..

应该是从日照开始,没有了第一次北京之行时的紧张和过度的装正人君子,就特别喜欢Anna穿着睡衣时的样子,当然排除了那只占百分之一的小小的因为穿上睡衣显出身材好的因素之外,更多的时候是觉得这时两个人相处的环境特别的温馨,看着Anna在眼前走来走去忙忙碌碌,只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只在这时特别的安心~~

感觉自己就是那种在床上异常精神的人,紧紧的靠着Anna,一点想睡觉的感觉都没有,只想随心所欲不着边际的说说话,那种两颗心紧紧贴在一起的感觉,就简简单单的被睡觉剥夺是多么的让人无法接受。当然了,这类人士中并不包括Anna这类好吃好睡好走神型。发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发呆的时候还在装正常,正常的时候还笑别人发呆~~也就我这种单向激动习惯性自言自语的人才迟迟得没有发现这么影响情绪的状况,直到不堪回首的那件事情出现…..

这个事情写出来还是不免的有点点羞涩,不过考虑到必须在这个过程中高举批判大旗揭露某些人的无耻行径,还是让我的心情瞬间又平静了…..记得在上一篇日志里,写到了当时为什么迟迟没有去吻Anna的复杂心理。这个夜晚的前一半时间惯例照旧,不过时间不同,感情不同,情况也不能一概而论。就在那个时刻非常非常的想去吻她,不想再等,就在耳边小声的问了一句“我想吻你“,然后就是持续问前的沉默状态,等了大概有个三五秒钟,自动的认为是在默许,然后@#¥%,然后,当下一次交谈开始时,当听到那句”正迷糊着,你就亲过来了“的时候,心跳从接吻时的120/min速降到20/min,什么浓情,什么激情,什么冲动,什么激动,统统被搞笑化了我在想这倒底是应该定义为一出喜剧呢还是一出悲剧呢?还是说我是以悲剧男配的身份出演了一出爱情喜剧片?当听说某些人在那时,那时之前,就已经基本处在梦游天际的状态时,我想单单用鄙视这个词已经不能够形容这种行为了。把传统的单口说梦话练习到可以梦中接话而不露声色,也算是个大大的无良人才了不过这倒也好,我觉得我再过五十年也忘不了第一次吻Anna的场景——这个只属于两个人的笑料~~

不知总共吻过多长时间,期间也做出过一些冲动的事情,其实么从以后要在一起的角度来看,我也就自我原谅了~~有点无耻有点无耻,略过吧…..

北京的时间匆匆而过,回来的路上又预言成真,体验了一把货真价实的动车站票,如此两个致力于把等车时间最小化的人,在一起的悲剧会只有这么一小出么?闭上乌鸦嘴,持保留态度~不过两个人只要在一起,怎么样都幸福~送下Anna到学校,快到宿舍而分别。很可能是离开前的最后一次旅行,我不在乎去到了哪里,只在乎有没有去到你的心里~~

看来以我的写作期间发呆频率,找Anna晚饭前是不可能把自习大事写在里面了,见面最重要,后话后表见后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