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L

一堆没有意义的文字



前几天看煎蛋,知道有个全球流行词汇的年度排名,今年unfriend很火,得益于社交网站的大行其道,就如同当年blog这个词夺冠一样,每年地球人都会创造出那么几个热衷的新词火爆一把,身在天朝,我也没什么机会与时俱进,洋人们的流行就让他流行去吧,现在想想自己上大学来这些年,好像也有个词在我周围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意义

从小就有个说法,XXXX很有意义 ,要做一个有意义的人,干有意义的事等等。在嘴边挂了那么多年,学习了那么多有意义的林林种种,突然,好像不知道什么才叫意义了,或者说,不知道身边究竟有什么东西是那所谓真正有意义的。

越来越频繁的陷入意义的漩涡,是不是代表我思想上的不断进步?人生观的建立?世界观的探索?如果换了苏格拉底有这症状,正可以解释成一代哲学大师步入思维殿堂的重要过渡,可是放在我身上,就狗屁不通了

今天明明又一脸严肃的问我,你说说你做的这个东西有什么意义。

我拿起一本国军标问这个有没有意义,

明明想想说这个应该有吧

我当时说这个要是有,那我的也应该有吧。

现在想想,这个东西,好像是有点意义,又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其实感觉有一段时间了,感觉很多事情索然无味,一直以为可能是快到年底了,或者是被开题搞得精神衰弱了,又或是间歇性的荷尔蒙失调了。反正是对很多大家都感兴趣的事情很没有感觉,更进一步说应该是很有些排斥。现在知道,不是因为什么别的,正是因为觉得大家做的事情都很没有意义。没有意义的事情,有什么好值得天天鼓捣来鼓捣去呢,好比开题,好比毕设,又好比研究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而已,不对,应该说怎么就能当回事呢。

被祖国培养了这么多年,虽说以我这劣根性,再加上强扭的瓜不甜这古训,没什么进步表现也实属正常。可是怎么着也不至于成为无意义主义者了吧。不记得自己小时有什么理想,也不记得高中时有什么信念,只觉得越来越活到现在,很多事情都由不得自己了,从看得见的一件事,到看不见的理想目标,如果你不是一个超脱世俗的人,就不可避免的被这个和谐社会的价值观深深禁锢了。

看南方周末,有个评论说到大陆青年与台湾青年的比较,题目叫台湾人不思进取?

有一组调查的数据,台湾30岁左右的年轻人23.8%的理想是当个性小店店长,而43%的大陆年轻人想成为大企业家;34.6%的台湾年轻人认为赚钱虽重要但不是惟一价值,而20%的大陆年轻人希望自己未来年薪可超千万;40.7%的台湾年轻人视第二专长为实现理想最佳方法,而42.6%的大陆年轻人认为人脉是职场第一竞争力……

评论中有这么一句:大陆年轻人追求年薪千万并不丢人,谁让大家伙儿的安全感总像吊在半空中的蜡烛呢

半空中的蜡烛,自生自灭都顾不过来,还有什么底气去谈什么意义呢。凡事总要到自己能够掌控的时候才有意义可谈,可现在,我又能左右什么。都说人生路坎坷,可我越来越有另一种感觉,不是路坎坷,而是人偏偏要往那些坑坑洼洼的地方走,因为所谓大众式的理想,成功只在那些之后,不是自己心甘情愿的走,而是前后左右人挤人,你不用动,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