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L

为什么我总能碰到社会的黑暗……



都说大学是最后的一方净土,要珍惜在大学的分分秒秒,现在我觉得,这话有道理,但也只是说对了一半。或者说,研究生阶段只能算是半个大学了……

很长时间工作的大部分时候都献给了待发的论文,虽然从一开始,我对于论文发表的早晚倒不是特别在意,因为一直感觉其实自己充其量往好了讲是多看了几篇论文而已,写出来了,不过是个加强版的工作总结,离论文这个词还有一定距离。但估计是因为上个学期算算看被安排干的活也算不少,鲍老师有些心怀歉意,为了不至于因为徒劳的工作而消磨的日后的积极性,所以一直经常传达可以把往日工作梳理一下发表篇论文的意思,也算是变相的对于努力工作的肯定(这话看着还是稍稍有点无耻的嫌疑)。正好赶上适航性会议的机会,就暂定写一篇试试。

虽然这事算是老师主动提出,但考虑到种种情况,第一次写,时间又很紧,还变态的只要英文,所以感觉其实鲍老师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多次和我说万一投不上还可以花时间改改投个核心什么的,老师的好意虽然如此,可这东西,好不容易下了点功夫开始写了,提前自已就不抱希望放弃还是不是我的风格。于是就有了天天抱着几本标准和一堆pdf参考论文憋了又憋,因为截止日期悬在头上,搞得我很长时间的心烦意乱。基本上,最终录取的大摘要就是这么来的,不过,就在这过程中,第一个错误就这么犯下了。论文这东西,写到最后总要有个署名,我本来对这个根本没有在意,在我看来,我写的,第一,鲍老师,指导,肯定要加上,当时因为第一次写论文,对于格式和几大部分的结构上没什么概念,问过几次李震,也就随手把他加上了,没觉得什么事。后来最后摘要定稿时找鲍老师指点,对于我如此随意的署名很不满意,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写这个论文,和写毕设论文,是非常非常不同的。特别是这个署名的,署谁不署谁,谁在什么位置,都有这么多的潜规则。系里的领导是应该要加上的,这是中国特色,可以理解。老师是应该排到第二的,因为第二作者对于老师是有用的,而第二作者对于学生没什么用处。而且论文这个东西,只要是自己写的,没有别人帮着着笔,就不要写别人的名字,别人想发,可以别人自己去写。这么一说,搞得我很是无语,不过想想也说的对,再说本来这东西就是我随心而来,改改也很正常。

摘要一直改到交稿当天,要不是自己咬牙坚持着一遍遍修改,早就黄了。当然了,本来就是自己的事情,这也是应该的。然后就是过了两个月,然后就是论文录了,要求交正文,依旧英文,依旧时间紧迫。这次的论文全文,用了不到一个星期,而且是逼上梁山的最后一个星期,又是在截稿的当天交上。本来这事就算完了,可我就不理解了,发完论文后随后把论文发给李震看看,也算是个资源交流,大家一个组共事,分享一下也无妨。结果却直接给我来一句,你的论文怎么没有我的作者署名?

@#¥#(省略本人粗口若干),这话问的,还真挺理直气壮的。为什么没有你的作者署名?为什么要有你的作者署名?别的都不提,当初我在无锡出差的时候 ,是谁联系我说要把自己的第二作者去掉改成鲍老师的,难道说这把我去掉还有什么把我改到第三作者的潜台词??你丫的以为自己是系领导,话说一半还想等着我自己揣摩啊。

再说了,我又不是快要毕业急着投论文,没什么摘抄剽窃的必要,论文里的每一句话,除了我想出来的,就是名文引用标准的,要不就是明确引用第三方论文的,而且我对于一句一个引用,一篇论文句句有出处,参考文献几十篇这种风格特别偏爱,还把不得自己的文章里能多几个123写到30,40,50呢,有什么可把别人东西藏着掖着装成自己的必要。里面有一句你想出来的,哥哥我把第一作者让你……

而且,论文说是帮忙看看,帮着改改,说得好听,从摘要到全文,连说哪个地方应该加一个句号,多分一个段这种程度的意见都没提出来过,什么都是可以可以,可以我还用问你呢,专家提来的意见 ,要求加测试和评价,结果问你问,和我说什么测试问马宁,评价问徐燕,我这要是问她们还用得着先拐这么个弯么。什么才叫帮人改论文,鲍老师也忙,也没时间,总共改过两次,每次都一个多小时,问题无数,从语法,格式到内容思想,你丫的先一边学习学习再说吧。

真是扫人兴致,也算是我自作自受,没事干嘛瞎写呢,还真让某些人把自己当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