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L

狗急跳墙,对谁都适用……



安全性工作的汇报,周三上午九点半开始。安全性工作组号称已开展工作半年有余,实际上在我看来,绝大多数时候不过是对于NASA标准的英译汉加对于中文版美军标的粗嚼快咽而已。而且,就是能完全的做到这两点在我看来在这个小组里都是十分稀有的事情。一组之领导,鲍老师,往崇高处说,是奉行学术上的无为之治,往鄙陋处提,那就是无能不治。鲍老师下的博士,信手拿来开题报告参考文献一百余篇,还都是英文,看似挺牛,其实,也不过是那么回事,不过是研究生用的白话文,到了博士生升级成半数字化鸟语,几个潮流概念天天在嘴里转来转去,别人说一句中文搞定的事情,博士就要改成几个公式,加几个英文字母缩写,尽管说本人目光十分狭隘短浅,可就这样还没看到几样阳光灿烂的景色,对于011,还是早早离开为妙……

以前在鲍老师手下干活,我们是小兵,她自然是领导,任务她布置,没什么后顾之忧,只需时不时考虑考虑怎么对组员大棒加小小枣的施加压力就成了。这次事情有些不同,终于有个更大的领导现身,在这面前,无论是组员,还是所谓的组长,都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了,都是属于要向上级汇报的人士。这个时候,什么镇定,什么胸有成竹,什么准备充分,什么开展半年的工作,统统的变的如此的苍白。终于,面子也不能要了,热锅上的蚂蚁,抓住哪根稻草是哪根了,气急败坏了,明批暗扁了,可怜的老刘,明明那个下午在我看来最让我提起精神的一番汇报,被骂的体无完肤,原因么,很简单,太不形式化了,文档结构不华丽,怎么应付第二天的检查呢……

下午又来安排了我半天应该加什么,应该怎么写,应该补什么,最后说什么十几篇英文,好好看一晚上没问题。这个要是没问题,您老的脑子就不是一般的有问题了,搞学术搞到这种境地,还怎么好意思天天以教授自居,我还是玩玩我的植物大战僵尸,好好睡一觉,您就一边跳墙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