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L

写在回宿舍之前

本想早回看八月迷情,可惜被导师叫住当了半个小时打字员,计划不得已泡汤。估计回宿舍也不能看了,为了准备明天的该死的系统工程课…..

对于系统工程课,我感觉已是很仁至义尽了,至少我还在期未考试之前上了一节,使这门课的地位与上学期的综合保障来比有了质的提高,可惜往往狗咬的不是狗而是吕洞宾,越是大发善心的时候,越容易受伤害。结果现状就是,学期才刚刚进行到一半不足,我就已经很荣幸的两次被点,而且是连续两次被点,而且是被康师傅和潘星两人轮点…..

康师傅嘛,我也就不说啥了,本人不熟,人家又是领导,能被领导点名从某种意思上也可以意淫为一种荣誉……

潘星嘛,我倒是很有兴趣来扯一扯他的蛋…..用老朱的惯用第三人称代词来说,潘星这厮,一看就是个油头粉面的种….这一点在本科生毕业设计的时候就在我们两个之间达成了共识。当时本科毕业那会的小天地,还真是见识了几种不同类型的叫兽,本以为缘分已尽呢,没想到其中的大多数人在我上了研究生之后又再一次的得到了近距离接触的机会,比如潘星、比如扈严光……

本科毕业被鲍老师发配到信息,搞起了综合保障的行头,毕设没正儿八经好好干,系楼次数也是越来越少,但是对那几个极品老师的印象现在想想却是越来越深。信息的老师嘛,认识的就只是以扈严光同志为太阳的这一干小行星。排个次序一一道来。

次序嘛,以高矮个来排不太合适,大部分时候我都是远远发现就绕道而行,没有准确感觉;以相貌嘛,也不合适,这几个家伙都是神大于形的高人;想来想去,还是以开例会时的座位顺序比较的好,那个场景印象深刻,而且例会不止一次而座次只有一个,充分证明了按这个方式来排列的合理性和可行性…….

以我为参照物,首先我的右手方第一把交椅,当然是扈大副主任了。对于扈兄,我的主要印象只有以下几个:

一、办公室四大定律

1. 在办公室的时候一定在玩弄自己的手机;

2. 如果第一条失效,则他一定在上网看博客(有图有美女有沟有真像的那种);

3. 如果第二条也失效,则他一定在电话购物;

4. 如果前三条均失效,则他一定不在办公室。

二、毕设例会三大定律

1. 答辩时一定会而且一定只会问一个问题:你的课题研究的是什么

2. 这个问题永远不会有人答上,或者说,永远不会让人答上

3. 在不问问题的时候,一定会和右手边的马爹私聊…..

时间有限,换下一个人物

此人我感觉是信息里老师的极品,而且传闻好像出国留学过,我就奇了怪了,这中华大地人杰地灵,怎么能派出这么个孙子去给祖国人民丢人…..对于此人我虽然印象极深,可对他的名字却是出奇的没有印象,但对于这种极品男身份的定位,名字这种俗套的方式不用也罢。其实这人,就是上文所提到的马爹。至于为什么叫马爹呢,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当时是马昭同学的导师,而我和老朱一直很是有一种感觉,马昭就像他儿一样,或者说,他儿就像马昭一样,于是乎呢,这里就给他起个这么个称谓。

马爹是必定要坐到我右手边的第二个位置的,这个定位首先也就保证了他和老扈之间能有一个零距离的亲密接触,正所谓生活寓于工作当中。车前马后,身先士卒应该说的就是他了,此人总结一下:

毕设例会定律

1. 例会进门后必要召唤马儿给众老师(特别是扈兄,特别是扈兄自带茶水,特别是我们都没水喝)倒水

2. 例会过程中一直沉浸在对于马儿的毕设工作进展的喜悦中不能自拔

3. 如果第二条失效,则他一定是在和扈兄夸耀自己得意高徒马儿的成绩

右手第三四五,波平、小兵和杨军,对于他们这三个人,只能用沉默不语、沉默不语、沉默不语来总结了

俗话说鸡头凤尾,现在介绍到最后,也就应该轮到凤尾潘星出场了….

潘星嘛,此人其实说来我也没正儿八经见过几回,加起来一只手就算过来了,可是我,应该说是我和老朱,怎么就这么鄙视他呢….

这应该就是传说的那种生来就一副贱样,看见就想按住打一顿的那种,真不知道当年他爹怎么就没把他射到墙上…..想想真是苦了明姐当时,跟这么个二青做毕设…..



p.s. 今天早起赶去上课,发现是康师傅,唉,点名无望,又白早起了。

p.s. 提到老朱,我很是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在群里大家都叫他老朱,虽然本人十分的不习惯。是说老子是猪?高老庄的猪?老不死的猪?貌相成熟苍老?……..一直没有搞清楚,不过我坚信不是最后一点